名画知秋

10-10 23:37 首页 艺术品修复


  国庆过了,全国绝大多数地方迎来了秋天。秋天有什么呢?恐怕最多的是触景伤情。那些靠心灵而活的画家,秋情能使他们笔下留下怎样的情感,怎么的丹青?


中国名画


南宋 马远《月下把杯图》


  《月下把杯图》所绘的是十五中秋美景之夜,一轮圆月高挂空中,照的天地是那么的明亮。在这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美景月下,恰逢远方多年不见的好友佳节来访,这让刚刚还在睹物思友的主人家中,立即增添了极大的精神欢乐。有诗句曰:“得好友来如对月,有奇书读胜观花”,似乎正是这个意境。

  画面上的主人,体态轻盈,举止文雅,面如春风,手中把杯迎友,显得是那么的亲密愉快。旁有四童仆,一侍立待呼,一侍果备用,另一侍酒小童,正在回望另一侍琴上台阶的半隐文童。整幅画面虽只写主仆六人,然内含笔墨神态各异,颇具生动真趣。月下空旷的山林是那么的幽雅静谧,然而月色中,依旧挡不住这欢愉间的良辰和美酒。


元 倪瓒《秋亭嘉树图》


《秋亭嘉树图》为云林晚年所作,用笔略硬而显方折,显然含荆、关遗意。画中描绘秋山嘉树,沙碛孤亭。山石用折带皴,横笔点苔。画树取疏松之态,笔简意赅。风格天真幽淡,意境荒寒,反映了作者人画俱老,淡泊自守的情怀。

“一水两岸的三段式构图”,倪瓒独创的构图方式,把中国文人绘画发展到了空前完美的形式。画中描绘秋山嘉树,沙碛孤亭。单看意境,就让人顿生寒意,天凉好个秋!


元 王蒙《秋山草堂图》


画面只题小篆书“秋山草堂”四字,可谓妙哉。王蒙和黄公望是一个时期的,他的绘画成就仅次于黄公望。王蒙、黄公望、吴镇、倪瓒合称为“元四家”。

王蒙所画的是江南的秋天,水润中带点秀气、潮气。高山曲水,茂树清淡,近景处山脚草堂临水,并不见山寂萧条,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清幽。诗画意更浓,仿若住在这里的主人,写写诗作作画,听听鸟鸣,观光秋色,怡然自得!


元 赵孟頫《鹊华秋色图》


赵孟頫的《鹊华秋色图卷》画的应该是北方之秋,初看甚是平淡、干淡之笔,简率的墨色,似乎是追求一种清润、秀美和朴拙的格调,表现一种淡泊与平淡的意趣,极富笔墨趣味。明董其昌评此画说:“兼右丞、北苑二家画法。”

此卷画为齐州(今山东济南)名山华不注和鹊山的秋天景色,画中平川洲渚,红树芦荻,渔舟出没,房舍隐现。绿荫丛中,两山突起,山势峻峭,遥遥相对。作者用写意笔法画山石树木,脱去精勾密皴之习,而参以董源笔意,树干只作简略的双钩,枝叶用墨点草草而成。山峦用细密柔和的皴线画出山体的凹凸层次,然后用淡彩,水墨浑染,使之显得湿润融,草木华滋。


明 蓝瑛《秋色梧桐图》


蓝瑛喜欢画秋天的景色,画面飘洒自然,直抒胸臆,秋色梧桐,简单成大美。梧桐秋雨,总是让人倍感秋意凉。但他行书用笔畅快,让人感觉秋到并不是那么的冷寂,反而有一种畅快盎然的生机。


清 董邦达《平湖秋月·西湖八景》


平湖秋月,意境深远。这样的秋天或许在西湖才能看到吧。这样的表达方式也只有古人才会有吧,画如诗一样,让人如痴如醉,如梦如幻。


清 恽冰《蒲塘秋艳图》


荷花在荷叶的衬托下,以含苞、初绽、怒放的三种生命形态展示着自然美。整幅运用仿恽南田笔意的没骨法,萍藻以色彩直接点就,显现出灵秀生动的物性。荷花以粉红色点染花尖,旋即以清水迅速晕开,色阶层次丰富,色调深浅过度自然,真实地展现出花瓣清淡雅丽之美以及荷花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内在神韵


清 赵之谦《枝头秋色图轴》


枝头秋色,淡雅凝香。过了六月的芬芳,枝头依旧芬芳,沉淀了夏季的美好。


清 吴历《夕阳秋影图》


画中山峦起伏,高树成林,草亭傍水,有一种倪瓒的影子。有人说这张画是仿倪瓒的画作,但是其笔墨纯熟沉稳,颇见功底,诗画相融,意蕴非凡。秋之景象跃然纸上,令观者踌躇满怀。



【西方名画


《秋天的风景》文森特·凡高,1885年


梵高绘于1885年的《秋天的风景》俨然就是屠格涅夫诗句中的树林,有着白云漂浮的蓝天,树叶黄了,给林梢与大地都染上了金黄。这是梵高早期的作品,画中没有蚯蚓一样弯曲的色块,也没有那种狂躁激动,有的只是宁静和细腻,这样的秋天如此让人沉醉,置身其中,仿佛永远不会到冬天。


《拾穗者》 让·弗朗索瓦·米勒,1857年


《拾穗者》它没有表现任何戏剧性的场面,只是秋季收获后,人们从地里拣拾剩余麦穗的情景。画面的主体不过是三个弯腰拾麦穗的农妇而已,背景中是忙碌的人群和高高堆起的麦垛。这三人与远处的人群形成对比,她们穿着粗布衣衫和笨重的木鞋,体态健硕,谈不上美丽,更不好说优雅,只是谦卑地躬下身子,在大地里寻找零散、剩余的粮食。然而,这幅内容朴实的画作却给观众带来一种不同寻常的庄严感。


《拾麦穗的女人》 莱昂·奥古斯丁·莱尔米特 1891年


这幅画描绘的是收割之后,田里落下零星的散穗。拾麦穗的女人大清早就起来,跨着一个竹篮,额头上的汗珠在骄阳下闪烁,她慢慢挪动着步子,四方巡视,遗落在田野里的麦穗越来越少,像小鸟一样找着自己的希望,而她一天拣回的麦穗没有多少。


《克里斯蒂娜的世界》安德鲁·怀斯,1948年


这幅画被誉为20世纪中期美国最知名的作品。主体非常简单:一位女子斜倚在一片没有树木的、荒芜的褐色草坪上。她往上张望,并努力挪动自己的身躯,目的地是地平线上的房子,房屋连接着牲口棚,旁边还有排车和狗屋,地平线之外边是蓝天。一般认为克里斯蒂娜被令人窒息的压抑笼罩,画面寂寞悲凉。人们看不见她的眼睛,但期望她的眼中有草地、茅屋、落日、小路,有亮色的秋天。


《金色的秋天》列维坦,1895年 


秋天的白桦树在蓝天的衬托下,叶片发出金箔般的悉悉声,田野间所有的植物,全都染上了一片金黄,小河的水倒映着秋高气爽的蓝天,它的色彩与黄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使金黄的色调更加打动人。近处斑驳的肌理效果更加强了真实感。这幅画是一首秋天的颂歌,秋高气爽,令观者心旷神怡。


《秋叶》约翰·埃弗里特·米莱斯,1856年


《秋叶》创作于1856年。画面上四个少女围在一堆落叶前。两位黑衣少女手拿收集落叶的箩筐,一位少女拄着扫帚眼帘低垂,而最右边的小女孩手中拿着苹果望着落叶发呆。尽管四个人物情态各异,可是她们面前的那堆枯叶更吸引眼球,一般来说,落叶总让人想到枯萎、萧瑟,可是在这里,却并不哀伤,反倒有种收获的喜悦,那一片叶子充满欢欣,仿佛飘落是给它们功德圆满一生划上一个漂亮的句号。



《秋天的树林》温斯洛·霍默,1877年


温斯洛·霍默,一位擅长肖像画的艺术家,《秋天的森林》中描绘了一位婀娜的少女,少女轻扶树干,漫山的红叶、黄叶给画面增添了无限生趣,短发女性完美地融入绚烂的秋景,景与人相互映衬。


《皇后和她的儿子》詹姆斯·提索,1878年


普通人的欢乐在帝王之家也有,秋色没有什么不同。1878年,詹姆斯·提索画过一幅《皇后和她的儿子》。暮年的欧仁妮皇后和王子在花园里,携手依偎,一派和睦安宁。


《抱着南瓜的女孩》浮士托·佐那罗,1889年


画中女孩一身白色衣裙,双手将大南瓜抱在腰间,赤着脚走在小径上,一脸满足安详。一只南瓜为何让女孩如此满足,抱着南瓜的时候,她想到的是什么?是灰姑娘的南瓜车?万圣节的宠物?还古老传说中那引导善良人亡灵的南瓜灯笼?


《秋日》尼古拉·波兹德涅夫,1961年


少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四周落叶缤纷,她的身边还有一辆婴儿车,不过,婴儿车里有什么?宝宝不是在一边玩吗?哦,那是一个南瓜。她是不是太爱秋天了?

  秋之于人,不尝有国别。



【展览动态】

“创作随你”德国红点设计大展暨万象天地创作纪念展

展览时间:2017年9月27日-10月30日

展览城市:广东-深圳

展览机构:深圳万象天地

展览地址:广东深圳深南大道与沙河西交界,地铁1号线高新园站A出口


欢迎各位艺术爱好者向本平台投稿,若有幸参阅您在艺术方面的原创文章,我们将不甚荣幸。如有采用,定予回礼。

古典艺术研究中心(艺术品修复中心)亦期待您前来了解参观,合作洽谈。

联系电话:18306855670

联系邮箱:yishupinxiufu@163.com(

艺术品修复邮箱)



首页 - 艺术品修复 的更多文章: